经典悬疑片《搏击俱乐部》深度影评:放下才是真正的解脱

叙述者(杰克)是一名办公室职员,穿着普普通通的西装,让人一转身就忘记,所有的场景都是令人昏昏欲睡的阴暗的蓝色;

泰勒的场景则是浮华的,背景是红色的,泰勒的皮肤呈现棕褐色,整个人神气十足,而叙述者(杰克)面色蜡黄,身形消瘦,两人的外形呈现了非常巨大的反差。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邋遢的酒吧,后来在停车场,泰勒说出了唤醒叙述者(杰克)的那句话:

从那时起,他们的生活被连接起来了。叙述者(杰克)开始睡在泰勒靠近造纸厂的摇摇欲坠的房子里,然后去搏击俱乐部,这是一个秘密的、地下的场所,奇怪的是,它和叙述者(杰克)过去参加的支持团体很像,但增加了血腥和暴力。

按照规则,你不能在外面谈论搏击俱乐部,但泰勒是一个用偷来的抽脂脂肪制作肥皂的无政府主义者,当你和他是同一类人时,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

如果没有违反规则,就不会有新人不断加入搏击俱乐部,而泰勒需要新兵招募来扩大他的俱乐部,他需要一群盲目追随他的无政府主义者服务于他的大混乱计划。

大混乱计划的目标是破坏,在一段时间的无政府状态之后,泰勒的目的是想要炸毁信用卡公司,摧毁美国梦,让每个人从债务中解脱出来。

而杰克对于泰勒的行为愈来愈无法忍受,他想要离开泰勒,然而无论他去哪里,到处都是搏击俱乐部的信众,人们把他当成泰勒,尊称他为教父。

杰克开始感到混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而泰勒又是谁。当他最终意识到他就是泰勒,泰勒是另一个自己时,杰克去了警察局自首,而此时,泰勒也出现了,杰克想拿枪杀死泰勒,但是泰勒只是他的意识而已,他将枪抵住了自己的下巴。

但是留意一下细节,那一枪打完之后,主角在跟别人说话时的精神状态和语气是怎样的?既不是杰克的唯唯诺诺,也不是泰勒的狂野张扬,而成了一个稳健老练、不怒自威的人。

他知道自己是谁,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再徘徊不定,也不再狂放不羁,看着眼前的大楼纷纷炸毁,既不亢奋也不惊慌。

芬奇通过观看终极格斗比赛来研究打斗中血液的喷溅和受重伤后身体如何移动;诺顿和皮特学了跆拳道,而且他们真正学会了如何制作肥皂;电影摄影师用廉价的灯光来渲染画面的粗犷;设计师们创造了有洞、有烟、有漏水的场景,将我们潜意识中那些脏兮兮、滴水的、阴暗的、恶心的地方呈现在屏幕上;结合支离破碎的剪切技术,闪回,拼接的图像和想象的场景,电影像一辆由泰勒驾驶的车慢慢偏离了轨道,缓慢地陷入疯狂。

两大男神在颜值巅峰期贡献了不俗的演技,特别是诺顿在警察局自首,泰勒追踪而至,两人扭打时,诺顿一人分饰两人的演技堪称影帝级别。

电影里的另一个重要角色玛拉(海伦娜·伯翰·卡特饰),是一个堕落的女烟枪,同时是杰克喜欢的女人,两个人手拉手站在窗前,看着眼前所有的摩天大楼轰然倒下,芬奇在结尾处浪漫了一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